知音網首頁 > 情感 > 情感故事 > 小兒子痛逝大兒子歸來,誰是奇怪的“綁匪”?

小兒子痛逝大兒子歸來,誰是奇怪的“綁匪”?

www.831930.tw 2020-04-29 12:47:38 知音網 我要評論

字號:T|T

整整一晚,許文制和馬若菊都未合眼。第二天,仍然沒有天邈的消息,小兒子躺在醫院等著骨髓做手術,可大兒子卻神秘地失蹤了。許文制頓時心急如焚……

  真是禍不單行!8歲的小兒子不幸患上白血病,正急等著大兒子去做配型、捐獻骨髓,豈料這節骨眼上,11歲的大兒子突遭綁架,被勒索100萬元。頓時,孩子的父母許文制和馬若菊夫婦心急如焚。最后,小兒子因為錯過移植手術的時機,不幸去世。這時,失蹤多時的大兒子意外地毫發無損地回來了。

  循著大兒子提供的線索,公安機關很快將綁架者抓獲。令所有人瞠目結舌的是:綁架大兒子的幕后指使者竟然是他的親生母親馬若菊。由此,一個驚天秘密也大白于天下……

  白血病弟弟盼哥捐髓,哥哥卻蹊蹺失蹤了

  天津市的馬若菊正準備給過8歲生日的小兒子許天鵬去買生日蛋糕,突然接到兒子老師的電話,說許天鵬暈倒被送進醫院了。馬若菊立即給丈夫許文制打電話,夫婦倆匆匆趕到醫院。這時,許天鵬已蘇醒了。醫生告訴他們,經檢查,許天鵬患的是急性非淋巴細胞白血病M2a型。這種病來勢兇猛,死亡率高,必須要盡快做骨髓移植手術才行。隨后,夫妻倆將孩子轉入天津市血液病醫院治療。

  突降的惡訊將夫婦倆擊蒙了,他們求醫生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救活天鵬。醫生告訴他們,這種病要想徹底治愈,必須做骨髓移植手術。許文制和馬若菊說:“抽我們的骨髓。”醫生說:“這需要抽血做配型,配型合適才能捐獻。”許文制夫婦馬上進行了抽血化驗,可他們的配型與天鵬的不符。隨后,天鵬的叔叔、表哥等都去醫院做了配型,可沒有一個人能配上。醫院與內地、臺灣和香港的骨髓庫聯系,也沒有與天鵬相配的骨髓。

  由于化療,小天鵬被折磨得非常虛弱,每天不停地嘔吐、發燒。許文制和馬若菊心如刀絞。幾個月過去了,天鵬的住院費已經花了近30萬,可他的身體卻一天天地衰弱了,其間還兩次惡化。醫生對許文制夫婦說,如果再找不到合適的骨髓,他很可能活不了多長時間。兒子隨時可能死亡,萬般無奈之下,許文制想到了大兒子天邈。11月3日,他找到醫生問:“天鵬有個哥哥,不知能否給他捐獻骨髓。”醫生說:“同胞兄弟之間的成功率比較大,趕快讓他來抽血做一下配型吧。”許文制猶豫地說:“可天邈只有11歲,能行嗎?”醫生想了想說:“按理說他的年齡太小了,但只要他身體健康,應該是沒問題的。”聽了醫生的話,許文制頓時看到了希望。

  馬若菊一聽要讓天邈去做化驗,立即就急了:“不行,天邈太小了,萬一有什么閃失怎么辦?”許文制說:“我咨詢過醫生了,醫生說沒問題。”由于馬若菊的反對,天邈做配型的事只好暫緩了。許文制理解馬若菊的心情,可兩個兒子手心手背都是肉啊,他怎么能對小兒子見死不救呢?于是,他天天做馬若菊的工作。馬若菊終于被他說服了,他們找天邈談話,問他愿不愿意給弟弟捐骨髓,因為抽骨髓可能會比較痛,天邈立即說:“我愿意。只要能救弟弟的命,我什么都不怕。”

  由于天邈第二天要參加考試,許文制和馬若菊便把帶他去醫院抽血的時間定在了后天。第二天,許文制特意給天邈買了他中意已久的耐克鞋?赏盹垥r間過了,天邈還沒回來,許文制夫婦非常著急,給老師同學打電話也沒消息。晚上10點多了,許文制要去派出所報案,馬若菊說:“失蹤24小時才能立案,還是再等等吧。”

  整整一晚,許文制和馬若菊都未合眼。第二天,仍然沒有天邈的消息,小兒子躺在醫院等著骨髓做手術,可大兒子卻神秘地失蹤了。許文制頓時心急如焚……

  小兒子痛逝大兒子歸來,誰是奇怪的“綁匪”?

  到了晚上,許文制再也沉不住氣了,拉著馬若菊要去報警。就在這時,他的手機響了,傳來一個陌生男人的聲音:“你的寶貝兒子在我手里,限你三天內給我拿100萬。不許報警,否則,你就再也見不到你兒子了。”許文制趕緊說:“求你千萬不要傷害我的兒子。”這時,電話里傳來了天邈的聲音:“爸爸。”許文制剛要說話,對方就匆匆掛了電話。許文制再打過去,對方已經關機了。

  許文制整個人都呆在那里,半天才緩過勁來,充滿恐懼地對馬若菊說:“天邈被人綁架了。”“啊?”馬若菊顯得很著急,“對方怎么說?”許文制說:“他說讓咱們拿100萬贖人,還不許報警。”馬若菊說:“那我們趕緊籌錢吧,兒子的命要緊。”

  許文制漸漸冷靜下來,提出應該去報警,馬若菊卻死死地拉著他不讓他去:“不能報警,要是把綁匪逼急了,他們撕票了可怎么辦啊?就把錢給他吧。”許文制覺得妻子的話也有道理,只好開始四處籌現金。3天后,夫妻倆終于湊齊了100萬,可綁匪卻一點音訊也沒有。第四天,許文制終于接到了綁匪的電話:“錢籌好了嗎?”許文制急忙說:“籌好了。”對方說:“下午4點,你到勸業場等我。”下午3點半,許文制夫婦來到了勸業場。4點到了,綁匪卻打電話讓他們去天津東站,許文制夫婦開車匆匆趕到天津東站。誰知,綁匪又將地點改在了水上公園。那天綁匪換了好幾個地點也沒露面,只打來一個電話:“今天交易不安全,時間再定,等我電話吧。”

  許文制又氣又急:“綁匪不是耍咱們吧?天邈會不會有危險?”馬若菊說:“應該不會吧,我覺得他的目的是要錢,不是咱們兒子。”許文制說:“不行,咱們還是報警吧。”馬若菊著急地說:“既然已經到了這份上了,絕對不能報警,還是耐心再等等吧。”

  第五天下午,許文制終于又接到了綁匪的電話:“限你一刻鐘之內趕到金緯路立交橋。”許文制所在的地方離金緯路立交橋不近,開車起碼要半個小時,可綁匪卻只限他一刻鐘。他把車開得飛快,可還是晚了10分鐘。綁匪打來電話說,因為他遲到了沒有誠意,交易取消,下次的時間再定。接下來,許文制幾乎每天都能接到綁匪的電話,但每次對方都把交易地點定得比較遠,卻把時間限制得非常短。許文制晚到后,綁匪便以他不守時間為由,把時間往后拖延。

  這個奇怪的綁匪像捉迷藏一樣,把許文制搞得都快瘋了。2009年11月底,小天鵬因肺部感染病情突然惡化,永遠地離開了人世。許文制夫婦抱著兒子的尸體,痛哭失聲。

  失去了心愛的小兒子,許文制痛不欲生,他不能再失去大兒子了。思前想后,他毅然去向警方報了案?伤麆倧墓矙C關回到家,卻意外地發現,天邈竟然毫發無損地回來了。他沖過去一把抱住天邈:“兒子,你終于回來了!”接著,上下打量著兒子:“他們沒傷害你吧?”天邈奇怪地問:“誰要傷害我?”許文制說:“你不是被綁架了嗎?”天邈笑了:“哪有什么綁匪啊,那天放學回家的路上,有個叔叔說是你的朋友,還說和你商量好要做個游戲,就把我帶到了他家。那個叔叔對我很好呢。”

  聽了兒子的話,許文制更是一頭霧水了,自己從沒有這樣一個朋友啊。許文制將兒子說的情況向警方作了匯報,警方又找天邈進行調查,根據天邈提供的情況,于兩天后在南開區一小區內,將犯罪嫌疑人范宏國抓獲。而范宏國的交代,令所有人都瞠目結舌……

  真相大起底,糊涂母親葬送兒子毀了自己

  原來,指使范宏國“綁架”許天邈的幕后者竟然是馬若菊。得知真相,許文制和所有人怎么也不敢相信,馬若菊為什么要“綁架”自己的親生兒子?此時,馬若菊再也無法掩蓋,無奈地說出了事情的緣由——

  1994年,馬若菊大學畢業后分到了一家貿易公司。大三那年,她與校友許文制相戀了。許文制的家在河北安國縣農村,經濟很拮據。馬若菊的父母堅決反對女兒和許文制好?墒,馬若菊卻對許文制死心塌地。畢業兩年后,她毅然與許文制結婚了。

  許文制在感動的同時,發誓要讓她過上令人羨慕的生活。結婚后,他辭職下海,由于他聰明、勤奮、誠實,生意越做越大,家里買了房和車。之后,許文制便讓馬若菊辭職做了全職太太。盡管許文制對馬若菊一如既往地疼愛,但他整天在外面談生意、陪客戶,夫妻倆幾天都說不上一句話,馬若菊覺得這樣的日子實在是太無聊空虛了,心里憋得慌。

  1997年7月,馬若菊參加大學同班同學聚會,當年曾追求過她的趙東也去了。如今的趙東已經是其父親房地產公司的經理,事業有成,風度翩翩,可他對馬若菊的舊情仍然難忘。于是,他便經常請馬若菊一起吃飯,對她體貼入微,常常制造一些浪漫的驚喜。趙東的追求讓馬若菊心潮涌動。不知不覺中,馬若菊開始對趙東產生了一種依戀。一天,當趙東帶她去飯店開房時,她沒有反對,兩人越過了最后的底線。

  馬若菊覺得對不起許文制,可又抗拒不了趙東的誘惑力。不久,她發現自己懷孕了。她算了一下時間,孩子應該是趙東的。她感到很害怕,便找趙東商量,可趙東卻說馬上要去國外結婚定居,讓她不要再找他。從此,趙東失蹤了。馬若菊跟許文制說,想打掉這個孩子,可許文制盼兒心切,堅決不同意。無奈之下,馬若菊只得于1998年5月20日生下了兒子天邈。

  許天邈的性格比較孤僻,許文制和馬若菊商量,想讓她再生一個孩子和天邈作伴,這樣對天邈的性格有好處。因為他是朝鮮族,符合生二胎的政策。馬若菊生下了小兒子許天鵬。沒想到,這個守了11年的秘密卻因為天鵬生病而面臨曝光。當時,如果讓天邈抽血化驗捐骨髓,天邈的身世和自己的丑事就會大白于天下。矛盾中,馬若菊曾決定破釜沉舟,只要天邈能救天鵬,即使婚姻解體也認了。馬若菊悄悄去咨詢醫生,醫生告訴她,同胞兄弟姐妹配型成功率約25%,如果是同父異母或同母異父,那成功率極低。這意味著,即使天邈做了化驗,也難以配型成功。到那時,天邈的身世暴露了不說,還救不了天鵬,那還有什么意義呢?墒,萬一天邈配型成功呢?如果不讓他救弟弟,自己的良心一輩子也無法安生啊。

  馬若菊矛盾極了,實在不知該怎么辦好了。正當馬若菊在矛盾痛苦中掙扎時,醫生告訴她一個不幸的消息:天鵬病情惡化,幾次發生感染,即使找到合適的配型,恐怕也無法做移植手術,他最多只能活兩個星期了。馬若菊痛苦萬分,思前想后,她作出了一個決定:找人假裝“綁架”天邈,讓他到外面躲上一段時間,等天鵬去世后再回來。這樣,秘密就不會暴露了。

  于是,馬若菊在勞務市場找到了一個叫范宏國的人,答應給他5萬塊錢,讓他帶天邈回他的出租屋住段時間。范宏國聽說天邈是馬若菊的親生兒子,覺得這是家務事,又能掙錢,便答應了。馬若菊帶范宏國去天邈的學校,悄悄地把天邈指給他看。然后,又交代他對天邈說,他是許文制的朋友,由他帶天邈做個游戲,鍛煉離家的生存能力。天邈覺得好玩,高興地跟著他走了。天鵬去世后,馬若菊才讓范宏國把天邈放了。

字號:T|T
關注我們:

新聞熱搜詞

你可能還會喜歡以下內容

編輯推薦

網友評論

收起評論

熱點聚焦

熱點視頻

圖文欣賞

1/5

精彩推薦

回頂部

陕西11选五任5最大遗漏 股票融资率 广西快3遗漏值 七星彩玩法中奖规则 app股票配资平台 安徽快3开奖走势号码 重庆幸运农场挂机 山东11选5开奖的什么 股票涨跌百分比计算公式 最专业的棋牌评测网 下载app双色球七乐彩